新闻资讯

联系方式

  • 总部地址

    上海市闵行莘庄工业园区光中路355号C栋

  • 联系电话:

    021-64823556

  • 联系传真:

    021-64823396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冲击世界就业的下一波浪潮

 

 

 

   技术发展对工作机会的威胁,已经超出“常规”工作类型,几乎所有“可预见的”工作都将受到冲击。“大数据”的持续发展,会增加这种可能性:各种组织正在收集涵盖各个领域的信息,压缩成数据,等待有一天,一台智能机器来此开始钻研前人留下的记录并学以成才。虽然,技术不是塑造未来的唯一因素,但现实的可怕之处在于,如果我们不承认或不适应技术进步带来的影响,我们将可能会面临一个“完美风暴”:不平等的剧增、技术失业以及气候变化所产生的影响并行出现,而且在某些方面彼此放大和加强——这是马丁·福特《机器人(82.840, 2.84, 3.55%)时代》告诉我们的景象。

   《机器人时代》是美国《纽约时报》畅销科技类图书之一,今年7月由中信出版社翻译出版。日前,记者借马丁·福特来华做多场演讲之机,对他进行了专访。

   这一次截然不同

   “这一次将截然不同”。马丁·福特如此描述正在到来的机器人时代。它不会像以往那样,在一些工作被淘汰时,会有更多的工作被创造出来以满足新时代的需求。

   去年,记者曾采访过产生巨大影响的《第二次机器革命》作者,他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学者;这次面对的则是来自美国硅谷的企业家,一位机器人革命、人工智能和工作自动化领域的专家。读完《机器人时代》一书后,记者感到,学者总是比业界人士更为悲观的规律这次似乎也“截然不同”了。

   听记者谈起《第二次机器革命》,马丁·福特先生一开始就对记者“澄清”道,对于机器人时代的到来他也同样是乐观的。不过,在拜读全书后,记者还是很难改变这样的读后感:书中所描绘的未来各行各业将面对的场景无疑更为黯淡——机器在劳动力市场代替人,这一早就被预言的论题,没有在60年代发生,但如今却正在美国出现。

   早先,国民收入的大部分流入了劳动力口袋中,不过此后这一比重开始下降,到了本世纪初更是呈现直线下滑。在美国,出现了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和工资水平停滞的局面。很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创造的就业机会越来越少,失业的恢复时间则越来越长。这其中,中产阶级也没有躲过被打击的命运,岗位同样出现流失。在美国,就业市场正在发生结构性变化,无论数量还是性质。

   马丁·福特认为,摩尔定律在机器人技术发展方面并未失效,由于技术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未来人工智能会走得更快。他对记者说,各国都在争相发展机器人技术,尽管对于就业的影响已经显现,但是这一技术无法停下发展的脚步,各国政府不会也不能去阻止这一进程的持续蔓延。无疑,技术进步将带来更好的经济状况,让人们的生活更为富有。不过,他提醒说,就业金字塔底层的蓝领以及一部分白领的工作机会都将受到侵蚀,这种现象已经在各行各业普遍存在。社会的不公平将会因此加重,因为在机器人时代受益的人群只是小部分他们很有富有,是处于金字塔尖的阶层。但是,财富过度集中于少数人手中反过来会对经济产生不良的影响,因为多数人收入的减少将直接影响到一个国家消费水平的提高。

   冲击将呈全方位

   马丁·福特在书中大量引用了来自美国的案例。那么,智能化信息时代即将造成各国就业机会的流失,更多人面对失业威胁,这种局面和趋势在全球是否不同,各国会否因国情迥异而有不同规律的问题,“没有什么区别,全球各国都一样。无论是美国、欧洲、日本,还是中国。”马丁·福特毫不犹豫地表示。

   记者追问,在马丁·福特描绘的机器人时代,给人类带来挑战方面,留给中国的时间是不是会更长?对此,他很肯定地回答,中国显然还能从机器人发展中得益,不过这段时间看起来并不长,只有短短的10-15年。而且,他认为,中国在技术进步方面,很多领域和美国并没有很大差距,尤其在信息技术时代,许多技术在国际间的扩散已经没有边界,美国遭遇到的尴尬中国也即将面对。

   马丁·福特表示,未来劳动力低成本不再重要,这种情况在美国已经发生,中国可能是最后一个接受这种结局的国家。至于全球,非洲等更为不发达地区几乎无法再走低成本发展之路。未来,被国际贸易界长期推崇的比较优势理论也面临失灵的危险,因为机器人时代的到来,平滑了各国在成本上的差别,从这一点上看,很难定义各国的比较优势。

   在马丁·福特进一步阐述了机器人时代对未来社会的巨大影响后,记者对作者能否提供一些应对之策深感兴趣,因为在书中,传统的通过接受更高教育来解决就业问题的方法似乎也将变得过时。

   中国政府已经确定,机器人自动化将是实现“中国制造2025”这一目标的重要工具。马丁·福特表示,中国要实现经济转型,并通过技术进步来实现经济增长,而中国的老百姓(57.92, 5.27, 10.01%)需要更多的收入,这之间存在着一个悖论。中国有大量的人口,受到的冲击也很大。

   不过他表示,中国正处于机器人时代初级阶段,从短期看,个人可以通过从事更为具有创造性的工作,避免很快被机器人替代就业机会,政府可以通过建立社会安全网,加强社会保障,使收入在社会各阶层之间更为均衡地分配进行应对。不过在企业层面,似乎可做的不多,因为企业直接从技术进步带来的成本削减中受益,它们并无改变现状的动力。从长期来讲,需要更深层次的制度性颠覆来维系繁荣。政府可以通过税收等手段向金字塔尖人群以及企业征收更多税收,并通过收入再分配让国民获得保证收入,享有最基本的收入。

   在采访中,马丁·福特多次提到“适应”一词,显然,机器人浪潮势不可挡,人类在充分认知到这次浪潮对就业乃至经济产生的冲击与以往大不相同时,惟有采取各种措施去适应这种变化。